注冊 登陸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邢臺文化 > 正文

云在青天水在瓶——記書畫名家楊巖君

邢臺號 邢臺號 ? 2019-04-24 14:24:54

   微信圖片_20070516141254.jpg         

楊巖君兄有一塊石頭,說是在山西的河溝子里撿的,石頭上天然的圖案酷似一個打傘的人,著漢服,有高古之氣。今天想來,那個人或許就是巖君,寫生的路上,一把雨傘,平平仄仄,走得執著就印在了石頭里。

微信圖片_20070516141308.jpg

不是石頭里鏡像了人,而是石頭就是人。億萬年前或者更早,火山爆發,熔巖凝固,地殼運動,滄海桑田,一塊石頭在時間的雕刻下,完成了由內向外的蛻變,直到被一個人放置在桌案之上。你說這石頭是方的,對啊,它曾經棱角分明,你說它是大的,那也對,它剛剛形成時大到不可想象。你看到的這塊石頭,濃縮了時間,也濃縮了造化,更是濃縮了哲思,瞬間為永恒塑像。億萬年等同于一瞬間,人生百年,細想就是這石頭的經歷。“我持此石歸,袖中有東海。”巖君兄和蘇東坡一樣對石悟道。

先有“道”再有“道”,這第一個“道”是道路,第二個 “道”是規律。沒有足夠的積累,不能發現和掌握規律,這是個常理,而恰恰是常理,卻常常被忽視。

微信圖片_20070516141312.jpg
巖君愛走道。用網絡語言叫“驢友”,人所不能至,人所不想至,每每卻有他的足跡。“凡奇偉詭怪非常之觀,多在于險遠”,這道走出了滿眼的云卷云舒,走出了滿懷的潮起潮落,走出了滿心的歡欣喜悅。還有一條道,巖君那是酷愛,運動場上,一把羽毛球拍子,同樣揮灑出了風采。有限的場地內,跑跑跳跳,匡算下來不見得比翻山越嶺走的步數少。

還有一條“道”更長,那就是書法。其實在更多人眼里,巖君是一位書家,卓有風格建樹的書法作品累積成巖君的盛名。這就像巖君桌案上的那塊石頭,歲月風霜,因緣巧合,最終打磨成了現在的模樣,那一層一層累積的時間,都在石頭之外悄然流淌。你要是在一幅作品里只看到了筆墨,那定然不是書家愿意看到的,因為他附著在筆墨背后的精神卻是他自己獨有的。

微信圖片_20070516141316.jpg

我們讀李白的詩歌,遙想到的是一手持劍,一手持樽,踉蹌步履里的鏗鏘音韻。我們讀王羲之,不只是“蘭亭集序”,還有東床袒胸的暢意。大道從來如此,藝術和人,是一不是二。還說那塊石頭,在巖君眼中,它躺在河床之中,自然逍遙,而放置在案頭之上,那案頭就成了淙淙河床。不負石頭,不負翰墨。

微信圖片_20070516141320.jpg

石頭不知道,同一管筆,可以寫字也能畫畫,但是石頭知道,磨礪久了就磨礪出了“道”,不然怎么會有“道生說法,頑石點頭”呢。巖君的畫其實就是書法,再往前推就是他走過的路,再往前推還是他閃展騰挪的步伐,再往前就和那塊石頭無二了。宗白華說毛筆好,因為它能寫出來溫度。溫度在書法里,當然就能也應該在畫里。巖君就把書法里的溫度延展過來,在畫里鋪排,依然是書法的黑白,依然是線條的力道,卻讓原來書法背后的精神用更為具象的語言表達出來。巖君喜歡東方美學,其實這也是一種自我定義,真正的追求不是在提筆之時完成的,而是在那條道上時就注定了此時的審美。

微信圖片_20070516141324.jpg

巖君是幸福的,這體現在它的作品中,也落實在他的生活里。這種幸福不是說畫什么,而是不管畫什么都能把自己融進去。當然,如果你總能在畫面里給自己一個安身立命的角落,這畫作怎能不成了自己心靈的家園。突然想到,巖君的寶貝女兒出嫁時的情景,把女兒的手交給新郎的一瞬間,他是喜淚滂沱,那種幸福也許就呈現在畫面上的那個不起眼的小房子里。

微信圖片_20070516141328.jpg

楊巖君在寫生途中

今天下午和郭明堂老師聊起巖君,郭老師贊許有加,尤其是對巖君寫生與創作的融合給予了期許,并一再囑咐“要畫大畫”,要給畫面更大的信息量。

寫生與創作融合,與巖君而言至少是統一在他的“自在”之中。人自在,畫方能自在。繼續說石頭,這次說我的石頭,是個石頭村,叫做英談,我在村中題有一對聯:緣結山色鳥作友,心空云影石為根。有朋友說,這對聯不夠究竟,那就用一首究竟的詩句做結,李翱贈給高僧藥山惟嚴的:我來問道無馀說,云在青天水在瓶。

巖君沒問,藥山惟嚴卻在千年前回答了。這就恰似那石頭的妙處,真好!(古柳)


初次見面,請填寫下信息吧:

相關資訊

邢臺市以人名命名的地名

邢臺市以人名命名的地名1、蘇章村新河縣蘇章村,蘇章,漢代冀州刺史。2、張果寨廣宗縣張果寨,張果,唐代道人,八仙之一。3、白起縣(歷史地名)唐武德初年,分巨鹿縣設立白起縣,以戰國四大名將白起之名命名。4...

邢臺號

邢臺號

TA太懶了...暫時沒有任何簡介

精彩圖片
最新留言
×
超碰97资源站_97视频在线看免费视频_婷婷97狠狠